世界杯总进球玩法|专门推荐总进球的网站
滾動 新聞 國內 國際 軍事 財經 娛樂 體育 文化 科技 房產 汽車 旅游
首頁 > 軍事 > 正文

日軍屠殺村民設陷阱 八路軍將計就計反圍殲日軍

2015-08-22 08:58:42 新民晚報

■ 新四軍三支隊在馬家園實施伏擊戰斗

■ 一九三九年,八路軍在陽村戰斗中繳獲日軍火炮

■ 一九四四年,冀中八路軍部隊展開擲彈筒射擊訓練,提高平原伏擊戰中的火力突擊能力

從1938年起,八路軍和新四軍相繼進入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江蘇等省平原地帶建立根據地。與山區作戰相比,平原作戰的難度顯然大得多,面對依托公路快速出擊的日偽軍,我軍該如何“保存自己,消滅敵人”,許多人一開始心存疑慮,但毛澤東在1938年《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中明確指出:“平地較之山地當然差些,然而決不是不能發展游擊戰爭,也不是不能建立任何的根據地。”通過“在戰爭中學習戰爭”,中國軍民創造出一系列平原作戰樣式,尤其平原伏擊戰更是打得有聲有色。

巧用地貌 出其不意

平原作戰與山地作戰的最大區別在于缺乏地理障礙作為依托,日軍的機動力和火力優勢能得到充分發揮,而我軍的隱蔽變得比較困難,新四軍名將彭雪楓提出:“從地形上說,雖然平原沒有大山以躲藏之利,卻有像山一樣的作為隱蔽活動的森林、村莊、溝溪、蘆葦、禾苗、青紗帳、起伏地。”八路軍第129師副師長徐向前也在總結反“掃蕩”作戰經驗時指出:“(冀南平原)夏季有青紗帳,敵人的快速部隊不易活動;冀南多棗、梨、杏等果木樹,加上大面積的高粱、玉米等高稈作物,利我到處隱蔽,伏擊敵人。”

1939年2月,八路軍第386旅利用日軍受襲后必報復的規律,選擇在冀南平原的香城固設伏。香城固實際是帶狀沙河故道,洼地四周長滿紅柳和野棗樹,洼地以西靠近張家莊處是一道由西南伸向東北的大沙崗,長約1500米,高有幾米。香城固東北1.5千米處是莊頭村,與張家莊遙遙相對,構成天然的鉗形防御陣地,把地勢傾斜的洼地夾在當中。另外,此地距日軍占據的威縣僅有10余千米,八路軍敢在敵人家門口布陣,這是敵人預想不到的。

2月8日至9日,八路軍派出小部隊襲擊曲周、威縣等地,2月10日上午,駐威縣日軍第10師團第40聯隊補充大隊一部和安田步兵加強中隊,分乘9輛汽車出城“掃蕩”,八路軍且戰且走,于12時誘敵進入香城固地區。日軍遭到八路軍密集圍攻,由于身處洼地最低處,加之車輛陷在泥沼軟土里動彈不得,日軍無法發揮火力和機動力的優勢,結果200余人被擊斃,8人被俘,八路軍僅傷亡50人。

除了利用現有地貌,敵后武裝還發動群眾改造地形地貌。1939年1月20日,駐山東鹽山的日軍派出一個中隊(200余人)前往舊縣鎮設置據點,八路軍冀魯邊挺進縱隊決心在韓集村打伏擊。韓集位于鹽山至舊縣鎮公路東側,北距鹽山15千米,南距舊縣鎮5千米,該村院深墻高,村外又有土圍子,它的周圍還有馬杯家、韓沙洲等幾個村莊和一片樹林,易于隱蔽。擔任主攻的八路軍第7團趕到韓集后,連以上干部連夜察看地形,決定將公路南頭攔腰挖斷,在公路東西兩側和南頭三面構筑工事,等日軍一進伏擊圈就收攏口袋,來個“關門打狗”。

于是,部隊和當地群眾連夜挖溝,修筑工事,利用寨墻和天然道溝構成一道道火力網,同時還在公路兩旁挖了許多有深有淺的坑。21日上午,日軍鉆進伏擊圈,八路軍立即開火,頭一天挖好的坑收到奇效,日軍因為在公路上無處藏身,紛紛往坑里跳,有些坑里事先安放了地雷,敵人跳進去就上不來了,另一些坑雖然沒有地雷,可是挖得很淺,敵人跳下去伏在坑沿還擊,就把半個身子露在外頭,正好暴露于我軍槍口之下。戰至傍晚,日軍幾乎被全殲。

精細策劃 精確打擊

由于平原地區交通便利,日軍遭襲時無論逃跑還是增援都比山地來得快捷,因此平原伏擊更講究精細策劃和精確打擊,張震上將總結抗戰平原游擊斗爭時曾寫道:“組織戰役時,不但要注意敵我對比,地形條件,更需要注意計算時間(接敵時間、戰斗時間、援敵到達時間)。”

1938年5月,新四軍第4支隊第9團進入安徽巢縣銀屏山區,從當地百姓處得知日軍經常來“清鄉”,蔣家河口是他們經常出沒的地方。該河口位于巢縣東南5千米,那里雜草叢生,蘆葦茂密,新四軍決定在此設伏待敵。戰斗前夕,新四軍偵察員化裝到日軍據點附近偵察,掌握敵人活動規律。5月11日下午,第9團抽調團偵察隊和第2營第4連、第6連一個排,秘密潛入蔣家河口。12日8時許,日軍乘兩艘汽艇向蔣家河口駛來,當汽艇靠岸之際,新四軍展開集火射擊,僅僅20分鐘內,艇上的20多名日軍全被打死,而新四軍無一傷亡。

1938年10月,為了切斷駐安慶和桐城日軍的聯系,新四軍選定兩地公路中段的鐵鋪嶺進行伏擊。鐵鋪嶺說是“嶺”,倒不如說是平原,地形缺乏起伏,能埋伏部隊的空間有限,因此新四軍只安排了兩個排又三個班的兵力參戰,而且明確規定:敵車隊規模太大不打,單車也不打,專打十輛以內的小型車隊,以求速戰速決。新四軍還專門安排了瞭望哨,規定信號:鳴一槍表示可打,揮動白手巾則表示不打并撤退。17日上午9時,日軍200多輛汽車開過鐵鋪嶺,伏擊部隊根據信號迅速隱蔽轉移。當車隊遠去后,我軍重新進入伏擊陣地。11時許,日軍3輛汽車駛來,新四軍果斷出擊,僅用半小時即全殲敵人,并于12時撤出戰場。幾十分鐘后,日軍派出5輛裝甲車來到戰場,卻一無所獲,只能漫無目的地開槍泄憤。此戰,新四軍擊斃日軍29名,自身僅傷亡5人。

真真假假 虛實結合

遭到多次打擊后,日軍也變得謹慎起來,對可能遭襲的時間和位置加以注意,有時甚至企圖反咬我軍一口。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抗日軍民總能識破詭計,用更高超的策略消滅敵人。

1939年1月,駐山東東光的日軍藤井聯隊派兵前往燈明寺修建據點,八路軍連續出擊三次,挫敗日軍企圖。在第三次出擊中,八路軍夜襲日軍占據的村寨,接近拂曉時準備撤退,日軍卻故意在寨子里焚燒民房,屠殺村民,試圖引誘八路軍回村,趁機背后偷襲。八路軍索性來個將計就計,一部分人回村救火,另有一連人馬埋伏在村外,等待時機攻敵背后。日軍以為八路軍中計,便兵分兩路圍住進村救火的八路軍,可沒想到自己背后卻殺出一大隊八路軍,結果很快敗下陣來。

1942年4月,日偽軍侵占江蘇海門縣的悅來鎮和三陽鎮,日軍急于向啟東縣推進,便強拉民夫趕修海啟公路。由于彈藥不足,新四軍直接攻擊日軍據點比較困難,于是新四軍第7團團長嚴昌榮制訂了“引蛇出洞”的計策。自那以后,第7團始終與日軍據點警備隊形成對峙,雙方駐地僅隔數千米,第7團每天出操上課,日軍以為新四軍缺乏攻堅能力,不把對方放在眼里,漸漸地開始熟視無睹。與此同時,第7團老是派出小分隊去破壞日軍修路工作,讓日軍十分頭疼。

6月3日上午8時,三陽鎮據點的160余名日偽軍押著大批民夫去修路。新四軍偵察員偽裝成農民在田間“勞動”,日軍立即前來抓人,“農民”向北奔跑,把日軍引入伏擊圈,數名日軍被打倒。緊接著,聽到槍聲的修路民工一哄而散,日偽軍也管不了這些,趕緊集中兵力沿路基周圍進行搜索,卻掉進新四軍設置的“大口袋”。經過半小時戰斗,日偽軍被全殲,我軍還繳獲一門九二式步兵炮。

  發動群眾 全民抗戰

中共抗日武裝之所以能在平原站住腳跟,一大法寶就是群眾路線。徐向前在1938年所著的《開展河北的游擊戰爭》文章中寫道:“游擊隊活動的依托,一方面是地形上的便利條件,如山地森林等等;另一方面是與廣大人民的結合。游擊隊要自己能鞏固和發展,并進行機敏的靈活的動作,其主要條件是取得廣大人民的擁護與幫助。……假如我們能在河北平原地上把廣大的人民推動到抗日戰線上來,把廣大的人民造成游擊隊的人山,我想不管什么樣的山,也沒有這樣的山好。”

正是依靠自發行動起來的人民,八路軍、新四軍才有了最堅實的基礎和后盾,呂正操總結冀中游擊戰經驗時說:“……冀中政權自村至專署皆依靠群眾游擊隊來掩護支持,縣有游擊大隊,區設中隊,村有游擊小組……游擊隊單獨作戰,經常打擊敵據點伸出之少數部隊,游擊小組則打敵人的零星部隊,給敵人的活動一個很大的限制,同時維護了抗日政權……冀中的自衛隊,除站崗、放哨外,還擔任通訊、擔架、送給養、送彈藥、破路、打狗,是男女都參加的。其次,除奸組織各地皆有,自衛隊設有秘密崗哨及武裝崗哨。再其次,生產有代耕、助耕,由群眾團體發動。”

1944年8月21日,新四軍浦東支隊的3個主力中隊駐扎在江蘇省南匯縣(今屬上海)朱家店以南的幾個村里,偵察員獲悉周浦鎮據點的日軍要到六灶、新場“清鄉”。接獲情報后,支隊長朱亞民決定打個伏擊戰,地點選在日軍必經的朱家店。朱家店位于六灶之南、五灶港北岸,此地有河塘與棉花田,能有效限制日軍機動。此次“清鄉”的日軍是47人的小隊,在翻譯陪同下,日軍于10時許抵達六灶,吃完飯后趕往新場。雖然是在自己控制區腹地行軍,日軍仍不敢大意,派出3名尖兵在本隊前方20多米探路。事先布置在路邊田地里的群眾發揮了欺敵作用,他們面對日軍毫不慌亂,讓日軍放松了警惕。日軍穿過朱家店鎮,走過五灶港石橋后,全部進入我軍伏擊圈,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戰斗里,我軍殲滅日軍34名。此戰中,我軍良好的群眾工作不但體現在“演戲”的群眾身上,連日軍必經之地的偽區長、鎮長都被新四軍爭取,他們不僅及時提供情報,還在中午設宴拖住日軍,為我軍設伏爭取了時間。

而發生在1945年的三垛河伏擊戰中,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4月20日,盤踞寶應縣的日偽軍要調往周莊,新四軍決定在途中將其殲滅。經過調查,新四軍決定在三垛鎮以東、北澄子河邊新莊到野徐莊的狹長平原地帶組織伏擊。4月27日拂曉,新四軍秘密開進陣地,伏擊地周圍的老百姓聽說新四軍來打鬼子,不僅熱情地招待子弟兵,并保證不走漏風聲,民兵們還布置了秘密警戒哨,幫助封鎖消息。為了迷惑日偽軍,沿河商店照常營業,河上船只通行無阻,表面上風平浪靜。28日15時許,一無所知的日偽軍浩浩蕩蕩地進入伏擊圈,隨后的戰斗便毫無懸念了,1800多名日偽軍被報銷,偽軍團長馬佑銘當了俘虜。

就以往而言,平原并不適合開展游擊戰爭,更不要說在平原組織較大規模的伏擊戰了。但共產黨領導的敵后武裝卻改寫了這一歷史,依靠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原則和充分發動群眾所形成的“人海”,八路軍和新四軍用一場場平原伏擊戰的勝利,讓廣大民眾看到了抗戰勝利的曙光! (宋濤)

(中新網江西新聞轉載)

相關文章

世界杯总进球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