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总进球玩法|专门推荐总进球的网站
滾動 新聞 國內 國際 軍事 財經 娛樂 體育 文化 科技 房產 汽車 旅游

江蘇連云港:任性案子結果領導拍板?

2017-02-21 11:09:09

2012年6月22日晚上,一場噩夢的開始……

一場普通的感冒發燒,一次醫生的違規錯誤用藥,造成患者毀容失明,肺功能重度損害。

五年前(2012年6月22日) 江蘇連云港28歲年輕女子張巧梅一場普通的感冒發燒,去連云港市第一人民醫院就診,因醫生違背診療規范、聯合錯誤使用四種藥物造成藥疹,后又經歷嚴重誤診誤治,病情急速惡化,導致患者高燒42℃,全身皮膚潰爛,最后經歷九死一生,住院50天治療,方才脫離了生命危險,但容貌和視力及肺功能的損毀嚴重,終生殘疾,且將終生用藥維持,2011年6月他們才步入婚姻殿堂,幸福的小家庭因這場變故,一切戛然而止!

央視生活早參考報道截圖

五年漫漫維權路,醫療鑒定腐敗,醫醫相護

除了身體上承受的苦痛折磨,隨即而來的更令人沉重的是漫長且艱辛的維權。

陳乃江告訴記者發生醫療事故后,連云港市第一人民醫院拒不承認他們存在過錯,認為他們診療符合規范,沒有過錯,但是愿意適當賠償。患者拒絕私下調解,隨即訴訟到了法院。

2012年底 受害人張巧梅將連云港市第一人民醫院告上法庭,法院要求進行醫療損害鑒定,被告方明確拒絕第三方司法鑒定,只接受行業內部醫學會鑒定,法院遂將鑒定委托給本地連云港市醫學會鑒定(被告連云港市第一人民醫院是當地最大醫院,同時其院長李小民是連云港市醫學會的副會長,鑒定的組織方都是其部下)。

2013年7月 陳乃江拿到了由連云港市醫學會出具的鑒定報告,顯示,無法證明張巧梅的損害是由于注射復方氨基比林導致的,理由是,復方氨基比林退熱無臨床禁忌。

后續陳乃江帶上妻子去掛了鑒定專家組組長譚清的專家號,連云港市中醫院眼科主任譚清表示自己雖然是組長,但是自己是眼科專家,并不了解藥疹,針對患者家屬帶來的復方氨基比林說明書,她則聲稱看說明書也沒有用,鑒定書中的結論是內科和呼吸科醫生商量的結果,與她無關。

2014年4月 受害人向法院申請再次鑒定,法院把相關情況委托給江蘇省省醫學會鑒定。

2014年5月6日 江蘇省醫學會進行了鑒定,鑒定結論為,復方氨基比林無使用指征,存在過錯,激素地米和抗生素加替沙星使用違背診療常規,患者的自身對復方氨基比林的過敏體質與醫方首日指征掌握不嚴的使用該藥物等過錯共同造成了目前的損害后果,原因力大小為同等因素,患者身體損害為五級傷殘。

陳乃江對省醫學會鑒定意見同樣不認同,庭審中詳細闡述了鑒定意見存在的客觀錯誤,并當庭要求鑒定專家出庭,后續法院也兩次發函給省醫學會讓鑒定專家出庭,結果長達一年,省醫學會七大專家無一出庭接受質詢。(《中國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當事人對鑒定意見有異議或者人民法院認為鑒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鑒定人應當出庭作證。鑒定人拒不出庭作證的,鑒定意見不得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

2014年5月23央視報道了連云港市醫學會鑒定存在的一些問題后,連云港市醫學會的其中一位專家劉某某還找到患者家屬說“她雖然也是鑒定專家,參與了鑒定,但是在鑒定中她啥都沒有說,鑒定意見同她沒有關系。(患者家屬有錄音為證)

2014年12月 省醫學會給了法院一個重新鑒定醫鑒回函,(2015年3月法院才轉交給張巧梅),回函內容同原來省醫學會鑒定書意見有很多出入。闡明他們沒有傷殘等級鑒定和勞動能力鑒定資質,承認他們沒有對患者面部和肺部損害進行鑒定,應該由有傷殘等級鑒定和勞動能力鑒定資質的部門鑒定,鑒定日期一般在受損傷年三年后(即2015-6-22日)。

陳乃江告訴記者,他也是從事醫藥行業,并且自己還具有藥學高級職稱,省、市醫學會鑒定全部都是在避重就輕、敷衍了事,弄虛作假,包庇醫院,愚弄患者。因為央視的報道,省醫學會也同樣清楚自己的鑒定存在很大問題,鑒定專家不敢出庭,后續連鑒定費都不要了。

他還向記者出示了省、市醫學會鑒定書和重新鑒定回函

他舉一個例子說明:在首日用藥上,市醫學會鑒定出首日醫方兩種藥物(激素地米,抗菌藥物加替沙星注射液)使用存在過錯,省醫學會鑒定首日醫方三種藥物(復方氨基比林、激素地米,抗菌藥物加替沙星注射液)使用存在過錯,當患者家屬問第四種藥物是否存在違規。

省醫學會重新鑒定函明確了首日醫方四種藥物(復方氨基比林、激素地米,抗菌藥物加替沙星注射液、中藥熱毒寧注射液)使用全部違背診療規范,行政法規,造成患者的損害藥疹是由錯誤使用復方氨基比林造成。

另外陳乃江還告訴記者,通過醫囑單直接證實的過錯,醫方誤診“水痘”,緊急關頭錯誤停用激素等,省、市醫學會刻意回避這些過錯。不是不能鑒定出來,而是主觀故意包庇醫院,鑒定欺詐。

司法腐敗,領導干涉司法,法院徇私枉法,審判長說 “案子領導拍板怎么弄就怎么好 他決定不了這個案子”。

2015年5月 一審法官審期到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法院一審判決把省、市鑒定書大篇幅一抄,擱置和屏蔽掉受害者的質證意見,淹沒隱藏省醫學會重新鑒定回函,違背證據規則,違背《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以莫須有的過錯判了受害者承擔百分之五十責任,簡單粗暴結案。

2015年6月受害人上訴到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理期間,患者張巧梅還書面實名舉報一審法官違背證據規則,淹沒隱藏證據,徇私枉法到二審法院薛劍祥院長和二審法院監察室,其家屬陳乃江向記者出示舉報材料和郵寄憑證,這些舉報全部都是石沉大海無音信。

患者家屬陳乃江還多次電話咨詢二審審判長胡丹法院詢問案子進展,胡丹法官告訴陳乃江,這個案子不是他能決定的,案子是由領導決定,是否重新鑒定,是否發回重審,領導拍板怎么弄就怎么好。

2015年12月1日 二審終審判決,維持原判。

患者家屬對此判決嚴重不服。陳乃江向記者介紹,法院采用的手法繼續隱藏證據,違背證據規則,針對原告的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完全屏蔽。

他舉一例說明:一審判決法律依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 (一審判決書第10頁第7行),二審判決認為一審適用法律正確。而整個一、二審判決書也沒有確認原告有任何過錯,審判長胡丹也明確同患者家屬說原告沒有過錯。既然無過錯,則無事實依據。此適用法律顯然不攻自破,毫無道理,其事實是一、二審法院以莫須有的過錯強加50%責任給被侵權人。

陳乃江電話咨詢審判長,審判長胡丹法官說,“投訴他也沒有用,反正他也決定不了這個案子。”意思就是,這個案子反正不是他決定的了,按領導意思審理的,后續受害人向二審法院提交了判后答疑申請書,法院拒絕判后答疑,另外二審胡丹法官的辦公室電話,陳乃江再也打不通了,法官躲著患者了。

二審法院審判是法院領導拍扳決定的,而主審法官審判長不能決定案情。這個讓陳乃江也很詫異,但同時也很無奈。

讓陳乃江不理解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責任制的若干意見》早已明確是“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確保人民法院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

《意見》還規定,法官依法審判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任何組織和個人違法干預司法活動、過問和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應當依照規定予以記錄、通報和追究責任。

最高法的五個《嚴禁》更是明確領導不能插手干涉審案。

連云港法院法官領導拍板決定案子,法官迎合領導意圖審案,顯然執法犯法。更讓陳乃江無奈是象省醫學會重新醫鑒回函這樣的證據,同原省醫學會鑒定書還有出入,法院判決直接淹沒隱藏,則是赤裸裸違法。

省醫學會鑒定專家拒不出庭,陳乃江說他們一審過程中四次申請再鑒定,二審過程中兩次申請再鑒定均被法官無原因否絕,另外受害者一審要求提供省市鑒定專家詳細資質和他們拒不出庭原因,法院不理不睬,審判中,把你的質證意見拋一邊去,整個審判一點說理沒有了,就是利用強權,你在有道理,他們就用兩個證據不足,公然欺詐愚弄百姓,按照鑒定書判決了。另外實名舉報一審法官,連云港法院是不查不處不回應。二審法院是法院領導拍板子決定案情,報復性審理,繼續徇私枉法,2015年終考核徇私枉法、迎合領導意圖的胡丹法官還被法院黨組研究提名立三等功。

另外陳乃江介紹連云港法院拒絕接受人民監督和法律監督,其在網上公開實名質問連云港市中級法院的薛劍祥院長的帖子,薛院長是不回應,而是在采用一而在的刪除帖子來回應當事人。

陳乃江告訴記者,二審結束后,也有人同他說“別折騰了,折騰也沒有用的,你就一小市民,民不同官斗了,人家醫院李小民院長人脈根系多大了,本地最大的龍頭醫院院長,在連云港有通天之能,他父親以前還是連云港的市委領導,官居要職,想想,為什么本地論壇你一發帖子就被刪除,為什么本地媒體知情卻不敢采訪報道,為什么連央視報道的視頻,本地論壇都刪除了,為什么證據一大堆維權四五年都沒有好結果,原因你啥背景啊?

對此觀點陳乃江也很無奈,想想也是這個道理,但是還是毅然要去維權,2016年5月16日受害人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了申訴狀,但時至今日,都半年多了,省高院也沒有任何消息反饋給受害人。

相關文章

世界杯总进球玩法